热门搜索:  as

其实我们这一条运输线他们才是这一条线的真正主人

时间:2018-10-26 21:25 文章来源:互联网

 
    “那可就多了。【.】”
 
    诸葛老爷子苦涩的笑道:“有一种沙狼,体型庞大,和沙子的颜色差不多,白天还好区分一点,但是一到了晚上,就差不多看不到他们的存在了,就算是玄级武者,在那些畜生的最里面,差不多也是一口就是一个,还有沙漠之蚁,那玩意才是真正的恐怖,虽然每只都只有拳头一般的大小,但是那种畜生是群居动物,只要一出动就是漫山遍野一群一群的,还有沙漠吸血虫,沙漠飞鹰,数下来最起码也有十几种,遇到每一种都是麻烦的事。”
 
    叶潇点了点头,就看到诸葛老爷子开始祈祷起来,最好不要遇到沙漠之蚁那种让人毛骨悚然的东西。
 
    而周围那些护卫,显然已经开始前往了周围,那些原本拴在最外围的畜生也被拉了回来,在没有这些野兽的时候,它们才是最好的探子,但是,如果让它们都死在这里了,一群人才是真正要痛苦了,毕竟这里到黒耀峡谷的距离可不近,过了半天,才看到诸葛老爷子手底下的那个仆人,一步步的向诸葛老爷子跑回来,一张脸上满是惊慌失措的神情,声音都带着一丝颤抖的道:“家主,周围……周围漫山遍野的都是沙漠之蚁,就这片刻的功夫,就已经有十几个护卫死在了这些沙漠之蚁的手里面了。”
 
    “什么?”诸葛老爷子的声音都提高了好几个度,没有想到最害怕什么,就偏偏来了什么。
 
    “啊,是沙漠之虫……”
 
    “这边也有,妈的,竟然是沙漠之狼,老三被那畜生一口就咬死了,看来数量还不少,大家小心一点这畜生的偷袭……”
 
    “啊……”
 
    “还有沙漠吸血虫……”
 
    “我这边是沙漠飞鹰……”
 
    一声声的惨叫传了出来,一个玄级武者的声音,自然能够让整个营地的人都听到,周围虽然说有上千号的玄级武者,但是在这些恐怖的畜生面前,似乎显得那么的不堪一击,而诸葛老爷子的脸色早已经惨白了,就算是只有一种野兽,也足够让他胆战心惊了,而现在,竟然同时出现了这么多的野兽,简直就是一阵兽潮,而叶潇回过头的时候,就看到诸葛老爷子整个人已经瘫软到了地上,声音喃喃的道:“是兽潮,竟然是兽潮,这一次我们死定了,这一次我们死定了……”
 
    “老爷子,振作一点。”叶潇直接将老爷子搀扶起来。
 
    听到叶潇的声音,诸葛老爷子也恢复了几分神智,望着周围的人,苦涩的道:“叶龙主,这一次估计是对不住你们了,没有想到我们这一次进来,竟然遇到了传说中的兽潮,根据古籍上面的记载,这种兽潮上千年才会有一次,没有人知道原因,见识过这种兽潮的人,差不多都已经死在了兽潮里面,现在只有靠近最里面的那个商贾,大家一起抵挡,才能够多抵挡片刻了,只有撑到天亮,我们才会有救了,这些畜生都是晚上出来的,一到天亮,全部都会退下去的。”
 
    “天亮?”
 
    叶潇抬起头望了一下天空,虽然说,这段时间在沙漠里面的黑夜比较短,但是现在想要撑到天亮,最起码也需要五六个小时才可以。
 
    现在,不断有人倒在地上,被这些野兽吞没掉。
 
    叶潇也亲眼的看到了一个玄级后期的武者活生生的被一群蚂蚁给咬成了白骨,而且,周围的兽潮一步步的正在逼近,根本就不可能支撑那么久的时间,看到不少商贾都已经向中间云集了过去,叶潇也带着诸葛老爷子一群人向中间汇聚过去,来到中间最奢华的那个帐篷,叶潇也发现,这个帐篷里面住的竟然是一个女人,穿着一身高贵的衣衫,虽然只有玄级后期境界,但是一身高贵却一览无遗,听到有这么多兽潮的时候,女人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
 
    “公主,周围都是兽潮,我们遇到了千年一次的大兽潮,恐怕整个沙漠的野兽都已经出来了,再留在这里,我们所有人恐怕都会死在这里了,不如就让老朽把你带出去,或许还有一线生机。”一个半步地仙的老者对着华贵的少女道。
 
    “那他们呢?”少女声音有些柔弱的望着半步地仙的老者道。
 
    “他们?”
 
    半步地仙眼中闪过一丝冷漠的寒意,淡淡的道:“除了半步地仙,没有人有机会从这里突围出去的,就算是半步地仙也是九死一生,公主放心,我们几个会一路带着公主突围出去,至于其他人的生死,就不关我们的事情了。”
 
    听完眼前这个半步地仙的话,少女眉头微微皱了起来,脸上虽然有一丝害怕,但是却没有完全的表露出来,至于周围的那些人,一个个现在更是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周围那些玄级武者,根本就不能够抵挡住这一股庞大的兽潮,如果这些半步地仙再一走,恐怕他们今天就是必死无疑了,其中一个商贾,直接带头就对着少女跪了下去,声音哽咽的道:“公主,你可不能够丢下我们不管啊……”
 
    有了第一个,马上就有第二个,一个个都纷纷对着少女跪了下去,只有诸葛老爷子没有跪下,他很清楚,叶潇一群人的实力,绝对比这个公主的人实力要强很多,就算是求叶潇这些人,也没有必要求那个公主的人,叶潇撇了一眼那几个一脸冷漠的半步地仙,直接对着诸葛老爷子问道:“这个是什么公主?”
 
    “不知道。”
 
    诸葛老爷子摇了摇头道:“估计是一个亡国的公主吧,背后的实力不小,其实我们这一条运输线,他们才是这一条线的真正主人,而我们不过是一些普通跟着他们混吃混喝的商贾而已。”
 
    听完诸葛老爷子的话,叶潇整个人也是微微一愣,随即点了点头。
 
    大婚之夜,洞房之时。
 
    “相公,我有了。”她娥眉微蹙,垂眸低语,说出的话却绝对是平地惊雷。
 
    话落,静等他的反应,愤怒?捉狂?或者直接一封休书休了她?
 
    只是,他却淡淡的应道,“娶一送一,嗯。”声音中竟不带半点起伏,只有那静如明渊的眸子中似乎隐隐的闪过什么。
 
    向来波澜不惊的她此刻却是彻底的呆住,石化,他都不问她肚子里怀的是谁的种?还娶一送一!?
 
    “你……你做什么?”看他轻解衣衫,向她走来,她花容突变。
 
    “女人,今夜是我们的洞房之夜,你说我做什么?”他唇角微勾,隐过些许的笑意,似乎对她的反应还挺满意。
 
    所以,,所以,大婚之夜,她逃了。
 
    他认定的女人,岂是想逃就能逃的,那怕她逃到天崖海角,他都会将她追回来。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